历史上六、七月发生的化工、危化品事故

发布时间:2024-07-03 阅读:1074
国内事故
石油化工
中石化上海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6·18”乙二醇装置爆炸事故
2022年6月18日,中石化上海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化工部1#乙二醇装置环氧乙烷精制塔区域发生爆炸事故,造成1人死亡、1人受伤,直接经济损失971万元。
事故的直接原因:由环氧乙烷精制塔塔釜至再吸收塔的管道夹具处发生断裂,管道内工艺水大量泄漏,导致塔釜内溶液漏空后,环氧乙烷落到塔釜底部,沿管道断口处泄漏至大气中,遇点火源起火爆炸。大火导致塔内环氧乙烷发生自分解反应,造成环氧乙烷精制塔爆炸。

中石化茂名分公司“6·8”泄漏起火事故
2022年6月8日,中石化茂名分公司化工分部芳烃车间中间罐区的乙烯输送泵发生泄漏起火事故,造成2人死亡、1人受伤,直接经济损失926万元。
事故的直接原因:芳烃车间外输乙烯准备过程中,现场人员在管道带压状况下,拆卸乙烯输送泵出口轨道球阀气动马达紧固螺栓(拉杆),造成轨道球阀阀杆防脱功能失效,在阀门出入口压差(4.069MPa)的作用下,轨道球阀出口密封失效,阀杆脱落,大量乙烯通过阀杆安装孔喷出,摩擦产生的静电火花引发泄漏的乙烯爆燃。

山东临沂金誉石化有限公司“6·5”重大爆炸着火事故
2017年6月5日,山东临沂金誉石化有限公司装卸区的一辆运输液化石油气罐车,在卸车作业过程中发生液化气泄漏爆炸着火事故,造成10人死亡、9人受伤。
事故的直接原因:液化气罐车在卸车栈台卸料时,快速接头卡口未连接牢固,接头处发生脱开造成液化气大量泄漏,与空气形成爆炸性混合气体,遇点火源发生爆炸。

中石化石家庄炼化分公司“6·15”较大火灾事故
2016年6月15日,中石化石家庄炼化分公司220万吨/年催化裂化装置烟气脱硫脱硝设施吸收塔发生火灾事故,造成4人死亡。
事故的直接原因:作业人员在烟囱顶部防腐补焊作业过程中,由于隔离措施不到位,电焊焊渣从缝隙落到了除雾器层,引发聚丙烯材质的除雾器着火,高温烟气沿烟囱排出,造成作业人员高温和中毒窒息死亡。

中石油大连石化分公司三苯罐区“6·2”较大爆炸火灾事故
2013年6月2日,中石油大连石化分公司第一联合车间三苯罐区在动火作业过程中发生爆炸着火,造成4人死亡,直接经济损失697万元。
事故的直接原因:承包商作业人员在第一联合车间三苯罐区小罐区杂料罐罐顶违规违章进行气割动火作业,切割火焰引燃泄漏的甲苯等易燃易爆气体,回火至罐内引起储罐爆炸,并引起附近其他三个储罐相继爆炸着火。

中石油辽阳石化分公司“6·29”原油罐较大爆燃事故
2010年6月29日,中石油辽阳石化分公司炼油厂原油输转站原油罐在清罐作业过程中,发生爆燃事故,造成5人死亡、5人受伤,直接经济损失150万元。
事故的直接原因:作业人员对原油输转站1个3万立方米的原油罐进行现场清罐作业过程中,产生的油气与空气混合,形成了爆炸性气体环境,遇到非防爆照明灯具发生打火,或作业时铁质清罐工具撞击罐底产生的火花,导致发生爆燃事故。

中国石油庆阳石化分公司“7·26”常压装置泄漏着火事故
2015年7月26日,中石油庆阳石化公司常压装置渣油/原油换热器发生泄漏着火,造成3人死亡、4人受伤。
事故的直接原因:常压装置渣油/原油换热器外头盖排液口管塞在检修过程中装配错误,导致在高温高压下管塞脱落,约342℃-346℃的高温渣油(其自燃点为240℃)瞬间喷出,遇空气自燃,引发火灾。

山东石大科技石化有限公司“7·16”爆燃事故
2015年7月16日,山东石大科技石化有限公司液化烃球罐在倒罐作业时发生泄漏着火,引起爆炸,造成2名消防队员受轻伤,直接经济损失2812万元。
事故的直接原因:该公司在进行倒罐作业过程中,违规采取注水倒罐置换的方法,且在切水过程中现场无人值守,致使液化石油气在水排完后从排水口泄出,泄漏过程中产生的静电或因消防水带剧烈舞动,金属接口及捆绑铁丝与设备或管道撞击产生火花引起爆燃。

大连石化公司常减压装置换热器“7·16”泄漏火灾事故
2011年7月16日,大连石化公司生产新区1000万ta常减压蒸馏装置换热器E-1007D管程原油封头法兰发生泄漏着火事故。事故造成装置部分钢框架、换热器、管线、阀门等过火,无人员伤亡,对周边海域未造成污染。
事故的直接原因:E-1007D管箱法兰突然大量泄漏,泄漏原油流淌在三层平台上,沿平台板间的缝隙处流到其下方二层的换热器(E-1011AD)裸露的法兰上(法兰温度350-360℃,原油的闪点在-6.7-32.2℃),原油泄漏后产生可燃蒸气,遇高温燃烧着火。

河南洛阳润方特油有限公司“7·14”中毒事故
2007年7月14日,河南省洛阳市润方特油有限公司员工在清理储罐底部残渣时,发生中毒事故,造成3人死亡、1人重伤。
事故的直接原因:作业人员违反操作规程,未对罐内气体进行分析检测,未采取安全防护措施,直接进入储罐作业。救援人员在未采取任何安全防护措施的情况下,盲目施救,导致事故扩大。

河北沧州炼油厂“7·31”凝缩油泄漏窒息事故
1998年7月31日,河北省沧州炼油厂工程公司在检修催化装置凝缩油泵时发生窒息事故,造成4人死亡。
事故的直接原因:当时催化装置在进行临时停工维修,施工作业人员在检修前没有按规定检查、复核阀门关闭状态,因凝缩油泵出入口阀门未关闭,物料未倒空排尽,凝缩油喷出,在封闭泵房内形成白色浓雾,导致窒息事故发生。

煤化工
甘肃宏汇能源化工有限公司“6·11”氮气较大窒息事故
2024年6月11日,甘肃宏汇能源化工有限公司干馏2#线移动颗粒床生产线发生氮气窒息事故,造成3人死亡。
事故直接原因:检修作业人员未按操作规程要求先吹扫、后置换、再检测,在未采取任何防护措施、未办理受限空间作业票的情况下违规打开人孔进行故障检查,一名作业人员窒息后,两名救援人员盲目施救导致事故扩大。

内蒙古乌海华资煤焦公司“6·27”较大爆炸事故
2017年6月27日,内蒙古乌海华资煤焦公司化产车间脱硫工段发生一起爆炸事故,造成3人死亡。
事故的直接原因:脱硫溶液循环罐中的氨气或其他可燃性挥发气体与吸入的空气形成爆炸性混合气,机修班在未办理动火作业票的情况下在脱硫溶液循环罐顶安装管道,切割或焊接形成的点火源引爆了罐内的爆炸性混合气体。

黑龙江化工厂“7·12”储罐着火事故
1994年7月12日,黑龙江化工厂焦油车间储罐罐顶撕裂,储存物料喷出起火,造成3人死亡。
事故的直接原因:未严格控制注入储罐的焦油、蒽油混合液的温度,注入储罐的焦油、蒽油混合液因温度高导致气化量增大,并将罐顶撕裂,致使热油喷出起火。

陕西汉中市电石厂“7·22”爆炸事故
1989年7月22日,陕西省汉中市电石厂发生熔融电石遇水爆炸事故,造成4人死亡、2人重伤。
事故的直接原因:现场有大面积积水,电石锅车在倒开时前方无人指挥,钢丝绳距布绳器1.8m处绳结遇导向轮自动脱落,使牵引力方向偏移,致其中一个电石锅车脱轨翻车,翻车后熔融的红电石遇水爆炸。

四川遂宁县化工厂“7·8”煤气中毒事故
1984年7月8日,四川省遂宁县化工厂发生煤气中毒事故,造成3人死亡、1人受伤。
事故的直接原因:4名职工进转化炉扒旧触媒,因未用盲板切断气源,致使煤气由洗气塔倒流入转化炉,造成作业人员中毒。作业人员未办理进入受限空间作业许可证,未落实相关安全措施,转化炉有害气体吹扫时间不够,未佩戴防毒面具就进入有毒有害的受限空间作业,加之现场作业人员应急知识缺乏,盲目施救致使救援人员死亡,导致事故扩大。

精细化工
甘肃兰州滨农科技有限公司“6·16”较大爆炸事故
2022年6月16日,甘肃兰州新区秦川园区滨农科技有限公司固体废料处理车间(污泥处理工段)发生爆炸事故,造成6人死亡、8人受伤,直接经济损失4190万元。
事故的直接原因:当班人员在干燥机未停车、持续加热的情况下,对卸料阀进行维修,导致母液固废在干燥机内加热时间延长约4个小时。干燥机持续加热,内部热量难以散发、持续累积,导致母液固废所含的氯酸钠与有机物反应放热,并进一步引起有机物的分解放热,干燥机内部温度与压力急剧上升,发生爆炸并殉爆了车间现场堆放的其他废料。

河南开封旭梅生物科技有限公司“6·26”较大燃爆事故
2019年6月26日,河南开封旭梅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天然香料提取车间发生一起燃爆事故,造成7人死亡、4人受伤,直接经济损失约2000余万元。
事故的直接原因:工人在没有开启1号提取罐上部破真空阀门,同时也没有开启冷凝接收罐下部阀门的情况下,加热罐内物料乙醇和红枣进行枣子酊提取操作,致使罐内超压,放料盖爆开,乙醇遇静电发生着火爆炸,车间装置附近存放的乙醇及含乙醇提取液造成火势进一步扩大和蔓延。

吉林农安柴岗兴发糠醛有限责任公司“6·18”较大爆炸事故
2018年6月18日,吉林农安柴岗兴发糠醛有限责任公司在停产期间违法生产,水解车间10号水解反应釜发生爆炸事故,造成3人死亡、3人受伤。
事故的直接原因:安全阀失效,水解反应釜超压爆炸。

浙江绍兴林江化工股份有限公司“6·9”较大爆燃事故
2017年6月9日,浙江绍兴林江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在中试生产农药新产品过程中发生爆燃事故,造成3人死亡、1人受伤。
事故的直接原因:试验的新产品涉及到一种不稳定的中间体,其反应特性是40℃以下缓慢分解,随温度升高分解速度加快,至130℃时剧烈分解。在不掌握新产品及中间体理化性质和反应风险的情况下,利用已停产的工业化设备进行新产品中试,在反应釜中进行水汽蒸馏操作时,夹套蒸汽加热造成局部高温,中间体大量分解导致反应釜内温度、压力急剧升高,发生爆燃事故。

四川省宜宾恒达科技有限公司“7·12”重大爆炸事故
2018年7月12日,四川省宜宾恒达科技有限公司发生重大爆炸事故,造成19人死亡、12人受伤,直接经济损失4142余万元。该公司原设计生产规模为年产2000吨5-硝基间苯二甲酸、300吨2-(3-磺酰基4-氯苯甲酰)苯甲酸等,实际生产的却是咪草烟(除草剂)和1,2,3-三氮唑(医药中间体)。
事故的直接原因:恒达科技公司在咪草烟生产过程中,操作人员将无包装标识的氯酸钠当作丁酰胺,补充投入到R301釜中进行脱水操作。在搅拌状态下,丁酰胺-氯酸钠混合物形成具有迅速爆燃能力的爆炸体系,开启蒸汽加热后,引起釜内的丁酰胺-氯酸钠混合物发生化学爆炸,爆炸导致釜体解体;随釜体解体过程冲出的高温甲苯蒸气,迅速与外部空气形成爆炸性混合物并产生二次爆炸,同时引起车间现场存放的氯酸钠、甲苯与甲醇等物料殉爆殉燃和二车间、三车间着火燃烧,进一步扩大了事故后果,造成重大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

江西省九江市之江化工公司“7·2”爆炸事故
2017年7月2日,江西省九江市彭泽县矶山工业园区之江化工公司一高压反应釜发生爆炸,事故造成3人死亡、3人受伤。
事故的直接原因:该企业涉及胺化反应,反应物料具有燃爆危险性,事故发生时冷却失效,且安全联锁装置被企业违规停用,大量反应热无法通过冷却介质移除,体系温度不断升高;反应产物对硝基苯胺在高温下发生分解,导致体系温度、压力极速升高造成爆炸。

菏泽市郓城县非法化工厂“7·13”较大中毒窒息事故
2016年7月13日,位于山东省郓城县黄集乡季垓村西的一家非法化工厂发生较大中毒窒息事故,造成3人死亡,直接经济损失279万元。
事故的直接原因:企业在清理橡胶促进剂(TETD,四乙基硫代过氧化二碳酸二酰胺)残存湿料过程中,1名操作人员在未经通风置换、检测、审批的情况下,擅自进入反应釜内违规作业;现场其他人员在未采取防护措施情况下,冒险进入反应釜施救,导致3人因二硫化碳中毒窒息死亡。

云南曲靖众一合成化工“7·7”氯苯回收塔爆燃事故
2014年7月7日,云南省曲靖众一合成化工有限公司合成一厂一车间氯苯回收系统发生爆燃事故,造成3人死亡、4人受伤,直接经济损失560万元。
事故的直接原因:一是氯苯回收塔塔底AO-导热油换热器内漏,管程高温导热油泄漏进入壳程中与氯苯残液混合,进入氯苯回收塔致塔内温度升高,残液气化压力急剧上升导致氯苯回收塔爆炸和燃烧;二是未按设计要求安装温控调节阀,只安装了现场操作的“截止阀”,当回收塔塔底温度、压力出现异常情况并超过工艺参数正常值范围时,“截止阀”不能自动调节和及时调控。

河南洛阳洛染股份有限公司“7·15”爆炸事故
2009年7月15日,河南省洛染股份有限公司一车间发生爆炸事故,造成8人死亡、8人受伤。
事故的直接原因:中和萃取作业场所氯苯计量槽挥发出的氯苯蒸气,遇旁边因老化短路的动力线部位火源,引发氯苯蒸气爆燃,氯苯计量槽被引燃,随后发生爆炸,致使水洗釜内成品2,4-二硝基氯苯发生第一次爆炸,继而引发硝化釜内2,4-二硝基氯苯发生第二次爆炸。

江苏射阳盐城氟源化工公司临海分公司“7·28”氯化塔重大爆炸事故
2006年7月28日,江苏省盐城市射阳县盐城氟源化工有限公司临海分公司1号厂房氯化反应塔发生爆炸,造成22人死亡、3人重伤、26人轻伤。
事故的直接原因:在氯化反应塔冷凝器无冷却水、塔顶没有产品流出的情况下没有立即停车,而是错误地继续加热升温,使物料(2,4-二硝基氟苯)长时间处于高温状态,最终导致其分解爆炸。

江苏无锡胡埭精细化工厂“7·26”爆炸事故
2005年7月26日,江苏省无锡市胡埭精细化工厂在六氯环戊二烯试生产过程中,双环戊二烯裂解釜发生爆炸,事故造成9人死亡、3人受伤。
事故的直接原因:在六氯环戊二烯生产过程的裂解反应阶段,由于双环戊二烯裂解器制造质量存在严重缺陷,下端的管板与壳体法兰连接的角焊缝开裂,导致裂解器的加热载体-熔盐流入到双环戊二烯裂解釜中。熔盐中含有55%的强氧化剂硝酸钾,与裂解釜中的双环戊二烯等有机物发生剧烈化学反应,导致裂解釜爆炸。

医药
辽宁葫芦岛世星药化公司“6·20”较大窒息事故
2018年6月20日,辽宁葫芦岛世星药化有限公司发生一起受限空间窒息事故,造成3人死亡。
事故的直接原因:在未对停用状态中的1#对氯苯胺结晶釜(该结晶釜因工艺原因于2018年3月底停用,一直用氮气保护,氮气压力2公斤)进行充分置换处理,未进行氧含量分析的情况下,擅自组织1名操作工进行清理作业遇险,另外2人盲目施救,3人因氮气窒息死亡。

无机化工
甘肃锦世化工有限责任公司“7·21”中毒事故
2013年7月21日,甘肃省锦世化工有限责任公司硫化碱车间发生一氧化碳中毒事故,造成4人死亡、4人受伤,直接经济损失约367万元。
事故的直接原因:烘干机运行中引风机变频器跳闸,引风量不足,烘干机内煤粉燃烧不充分,炉内产生一氧化碳等有毒有害气体,并通过提升机机壳倒流入负一层检修地坑,致使地坑内一氧化碳等有毒有害气体浓度过高,操作人员在无任何防护措施的条件下进入地坑清理灰渣造成中毒。

甘肃白银天翔建材化工有限责任公司“7·4”中毒事故
2010年7月4日,甘肃白银市白银区天翔建材化工有限责任公司碳酸锌厂发生中毒事故,造成3人死亡、3人受伤。
事故的直接原因:反应池中碳酸氢铵和氧化锌反应产生氨气,作业人员违章进入反应池作业,造成中毒昏迷,救援人员应急知识不足,造成事故扩大。

化肥
山东潍坊华浩农化有限公司“6·5”较大窒息事故
2016年6月5日,山东潍坊华浩农化有限公司水溶肥生产车间发生一起窒息事故,造成3人死亡,直接经济损失约240万元。
事故的直接原因:操作人员开泵欲将罐内原料送入后续设备,但发现物料不能抽出,在未进行氧浓度及有毒气体浓度检测、未佩戴个体防护用品的情况下到罐内查看情况,缺氧窒息;另2名工人未佩戴个体防护用品盲目进入罐内施救,缺氧窒息死亡。

内蒙古鄂尔多斯伊东九鼎化工公司“6·28”较大爆炸着火事故
2015年6月28日,内蒙古鄂尔多斯伊东九鼎化工有限责任公司发生爆炸着火事故,造成3人死亡、6人受伤。
事故的直接原因:由于三气换热器存在质量问题,在前四次修焊过的脱硫气进口封头角接焊缝处存在贯通的陈旧型裂纹,引发低应力脆断导致脱硫气瞬间冲出。因脱硫气中氢气含量较高,冲出瞬间引起氢气爆炸着火,造成正在附近检修及保温作业的人员伤亡。

云南昆明安宁齐天化肥有限公司“6·12”硫化氢较大中毒事故
2008年6月12日,云南昆明安宁齐天化肥有限公司在脱砷精制磷酸试生产过程中发生硫化氢中毒事故,造成6人死亡、29人中毒。
事故的直接原因:操作人员在向磷酸槽加入硫化钠水溶液过程中,底部阀门不能关闭,硫化钠水溶液持续流入磷酸槽,使磷酸槽中的硫化钠严重过量,产生的大量硫化氢气体从未封闭的磷酸槽上部逸出,导致部分现场作业人员和赶来救援的人员先后中毒。

贵州兴义宜化化工“7·22”管道泄漏爆炸事故
2010年7月22日,贵州宜化化工有限公司变换工段发生爆炸事故,造成8人死亡、3人受伤。
事故的直接原因:1#变换系统副线管道发生泄漏,气体冲刷产生静电,引爆现场可燃气体(主要是一氧化碳、氢气等),导致空间爆炸。

山东德齐龙化工集团有限公司“7·11”爆炸事故
2007年7月11日,山东德齐龙化工集团有限公司一分厂在改扩建项目试车过程中发生爆炸事故,造成9人死亡、1人受伤。
此次爆炸为物理爆炸,事故的直接原因:压缩机出口管线强度不够、焊接质量差、管线使用前没有试压,致使压力管道残余应力集中的区域由于震动产生的微小裂纹迅速扩展,事故段的管线整体失效,产生物理爆炸。

农药
宁夏瑞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7·1”甲胺贮罐爆炸事故
2014年7月1日,宁夏瑞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啶虫脒生产车间N-(6-氯-3-吡啶甲基)甲胺储罐发生爆炸,造成4人死亡、1人受伤,直接经济损失约500万元。
事故的直接原因:储罐内的N-(6-氯-3-吡啶甲基)甲胺长时间处于保温状态,发生了缩聚反应,产生的大量热量和气体不能及时排出,导致容器超压爆炸。

其他
浙江台州丰润生物化学公司“6·12”硫化氢较大中毒事故
2009年6月12日,浙江台州丰润生物化学有限公司发生硫化氢中毒事故,造成3人死亡、2人中毒。
事故的直接原因:1名施工人员下到约10米深的地下桩孔底部作业,因硫化氢含量过高中毒晕倒,后有4人在未佩戴任何防护用品的情况下盲目施救,相继中毒晕倒。

张家口市怀来县长城生物化学工程有限公司“7·22”中毒窒息事故
2019年7月22日,位于怀来县沙城镇的怀来县长城生物化学工程有限公司污水处理站综合沉淀池发生中毒窒息事故,造成5人死亡、4人受伤,直接经济损失690.6万元。
事故的直接原因:作业人员违反安全技术规程,违章进行清淤作业,淤泥中的硫化氢等有毒气体在抽排水作业和外力搅动下释放逸出,受彩钢房封闭限制,有毒气体不断集聚,人体过量吸入后造成伤亡。现场人员在情况不明且未配备应急救援设备设施情况下盲目施救,造成事故扩大。

河南省三门峡市河南煤气集团义马气化厂“7·19”重大爆炸事故
2019年7月19日,河南省三门峡市河南煤气集团义马气化厂C套空气分离装置发生爆炸事故,造成15人死亡、16人重伤。
事故的直接原因:空气分离装置冷箱泄漏未及时处理,发生“砂爆”(空分冷箱发生漏液,保温层珠光砂内就会存有大量低温液体,当低温液体急剧蒸发时冷箱外壳被撑裂,气体夹带珠光砂大量喷出的现象),进而引发冷箱倒塌,导致附近500m3液氧贮槽破裂,大量液氧迅速外泄,周围可燃物在液氧或富氧条件下发生爆炸、燃烧,造成周边人员大量伤亡。

台湾高雄华运仓储公司“7·31”管线泄漏特别重大爆炸事故
2014年7月31日,台湾高雄市华运仓储公司输送丙烯的管线发生丙烯泄漏,8月1日零时,发生地沟丙烯气体爆炸,造成30人死亡、302人受伤。
事故的直接原因:管道长年腐蚀变薄,在压力作用下管道破裂,致使丙烯泄漏,遇火源发生爆炸。

江苏南京“7·28”丙烯管道泄漏重大爆燃事故
2010年7月28日,江苏省南京市栖霞区发生一起丙烯爆燃事故,造成22人死亡、120人受伤。
事故的直接原因:在原塑料厂旧址上平整拆迁土地过程中,挖掘机挖穿了地下丙烯管道,造成管道内存有的液态丙烯泄漏,泄漏的丙烯蒸发扩散后,遇到明火发生爆燃。

大连中石油国际储运有限公司“7·16”特别重大输油管道爆炸火灾事故
2010年7月16日,位于辽宁省大连市保税区的大连中石油国际储运有限公司原油罐区输油管道发生爆炸,造成原油大量泄漏并引起火灾。导致部分原油、管道和设备烧损,另有部分泄漏原油流入附近海域造成污染。事故造成1名作业人员轻伤、1名失踪;在灭火过程中,1名消防战士牺牲、1名受重伤。事故造成的直接财产损失为22330.19万元。
事故的直接原因:在油轮卸油作业完毕停止卸油的情况下,服务商上海祥诚公司继续向卸油管线中加入大量脱硫化氢剂(主要成分为双氧水),造成脱硫化氢剂在加剂口附近输油管段内局部富集并发生放热反应,引起输油管道发生爆炸,原油泄漏,引发火灾。

国外事故
美国东海岸费城能源解决方案公司炼油厂爆炸事故
2019年6月21日,美国东海岸费城能源解决方案公司炼油厂氢氟酸烷基化装置发生爆炸,造成5人轻伤。
事故原因:氢氟酸烷基化装置的管道回路系统中的一段弯头由于腐蚀变薄,进而发生破裂,管道内的丙烷泄漏,发生火灾爆炸事故。

美国密西西比州帕斯卡古拉燃气厂火灾爆炸事故
2016年6月27日,美国密西西比州帕斯卡古拉燃气厂甲烷、乙烷、丙烷及其他烃类发生泄漏,随后被引燃发生火灾爆炸,周边居民撤离。
事故原因:由于热疲劳导致的铝钎焊换热器(BAHX)失效,烃类物料泄漏,发生火灾爆炸。

日本狮子株式会社千叶工厂甲醇精馏塔爆炸事故
1991年6月26日,日本狮子株式会社千叶工厂在新型表面活性剂α-磺基脂肪酸酯生产中,由于甲醇和过氧化氢反应生成微量的甲基过氧化物,并在精馏塔停止运转过程中,在局部浓缩时发热,精馏塔发生爆炸,造成2人死亡、13人受伤,塔及周围设施遭到严重破坏,爆炸碎片和冲击波使工厂内319个场所遭到破坏。
事故原因:甲基过氧化物分解放热反应失控,导致爆炸事故发生。

美国堪萨斯州Valley Center市储油罐火灾爆炸事故
2007年7月17日,美国堪萨斯州Valley Center市Barton Solvents Wichita工厂内发生石脑油储罐爆炸火灾事故,事故发生时油库主管正从罐车向储罐输送石脑油,事故造成11名居民和1名消防员受伤,周边约6000名居民撤离。
事故原因可能:一是储罐顶部含有易燃的可燃气体-空气混合物;二是当停止向储罐输送后,输送管道、沉积物内的空气摩擦可快速在储罐内累积大量静电;三是在注入石脑油期间,储罐内部液位测量系统的浮子可能因为松散的结构产生电火花。

美国路易斯安那州巴吞鲁日化工厂氯气泄漏事故
2003年7月20日,美国路易斯安那州巴吞鲁日市霍尼韦尔国际集团化工厂的一个氯气冷却器失效,导致氯气泄漏至Genetron143a制冷剂系统,随后该系统安全保障措施失效,氯气泄漏至大气中,全厂紧急撤离,最终造成7名工人受伤,周边0.5英里内的居民就地避难。
事故的原因:一是霍尼韦尔巴吞鲁日工厂管理系统中没有防止氯气冷却器出现故障的措施;二是氯气进入制冷剂系统产生的后果没有得到充分的安全评估。

意大利塞维索化学污染事故
1976年7月10日,意大利塞维索市(Seveso)附近的伊克梅萨化工厂的TBC(1,2,3,4-四氯苯)加碱水解反应釜突然发生爆炸逸出中间体三氯苯酚,其中含有剧毒化学品二恶英(简称TCDD),造成约2吨化学药品扩散到周围地区。厂周围数千居民产生热疹、头痛、腹泻和呕吐等症状,大量鸟类以及水陆动物因此死亡,塞维索居民直至泄漏两个多星期后才被安排撤离这一地区。
事故的原因:由于反应放热失控,引起压力过高而导致安全阀失灵而形成爆炸。由于当时釜内的压力高达4个大气压,温度高达250℃,包括反应原料、生成物以及二恶英杂质等在内的化学物质一起冲破了屋顶,冲入空中,形成一个污染云团,这个过程持续了约20分钟。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内,污染云团随着风速达5m/s的东南风向下风向扩散了约6km,并沉降到面积约1810英亩的区域内,污染范围涉及Seveso、Meda、Desio、Cesano Maderno以及另外7个属于米兰省的城市。针对此次事故,欧共体于1982年6月颁布了《工业活动中重大事故危险法令》(82/501/EEC),即《塞维索指令》。

关键词:化工、危化品事故

分享至

* 免责声明:本平台转载内容均注明来源,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是否正确,请您自行判断。
本网站销售的所有产品用于工业、科研用途,不可用于个人用途使用
友情链接: 960化工网  化学加  药智通  每日生物评论  甲酸  化学慧  华夏能源网  乐研试剂  国家标准物质中心  抗体测序  广州化学试剂厂  爱化学